言語暴力、人際排擠 都是常見霸凌
【聯合晚報╱姜穎】

「不是打小報告,是保護自己!」面對校園霸凌問題,台北市政府教育局校園安全中心建議家長,應灌輸孩子若被欺壓,報告老師、家長不是懦弱的行為。若遇到金錢勒索,千萬不要抱持花錢消災的心理,否則霸凌情形將更嚴重。

台北市教育局校園安全中心教官劉豐智表示,北市校園安全中心接獲的校園霸凌通報,以暴力、鬥毆、恐嚇勒索為主。言語暴力、關係霸凌(人際排擠)十分常見。

劉豐智提醒學生,不管遇到何種型態的霸凌,一定要通報學校或家長。家長也要灌輸孩子,報告老師不是打小報告,也絕非懦弱的表現。就常有學生被打得鼻青臉腫,老師卻不知學生遭到霸凌,還誤以為是家暴。

劉豐智也提醒,肢體霸凌通常發生在隱密處,若遇到「下課去廁所」等邀約,一定要避開,同時告訴熟識的朋友,並通報師長。

「娘娘腔」、「男人婆」,這些孩子們之間常有的戲謔稱呼,劉豐智建議家長和老師,平常就要教孩子正確性別觀念,讓孩子知道嘲笑別人的性取向、外表,都是一種「霸凌」。孩子若有「當老大」的英雄主義想法,也要從家庭教育中導正。

北市萬華國中生教組長陳威宇表示,班級中較內向、人際關係不好,或是氣質較陰柔的男學生,較容易成為校園霸凌的對象。

聯合晚報╱邱瓊平】

上班族林小姐的兒子明年要上國中了,她為了挑選學校費盡苦心。她說,現在校園霸凌頻傳,動不動就傳出有學生被勒索,或是被拖進廁所圍毆,讓她很擔憂。她說:「不會考慮學校升學率,只求校園沒有霸凌,小孩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中上課。」

說到霸凌,不少學生都有經驗;為了處理小孩的霸凌問題,有些家長必須頻繁進出學校。家庭主婦劉小姐就有切身之痛,她的兒子遭霸凌,國中三年幾乎都在恐懼中度過,孩子不只學壞,最後還求助精神科醫生。

「早知道會這樣,當初就不要遷學區了。」劉小姐說,她的大兒子外向、活潑,上了國中之後,反而遭到同學排斥。有一次,班上同學錢包遭竊,她兒子被懷疑是小偷,班導師竟然未求證,就先「定罪」。

擔心轉學後會被欺負得更慘

 

劉小姐說,兒子同學的態度徹底傷了小孩的心。同學不但孤立他,還在她兒子的衣服上黏口香糖,甚至有人故意把果汁灑在聯絡本上,拖他到廁所毆打。劉小姐多次想辦轉學手續,兒子卻堅持不肯轉學。

劉小姐心疼的說,她兒子擔心轉學後被欺負得更慘,寧願留在原本的學校,為了求生存,最後跟著學壞。上課不認真、作業不肯交,「聯絡簿上寫滿紅字,我都不想簽名。」她形容自己像無頭蒼蠅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「兒子每天回家都哭,我只能抱著他一起哭。」劉小姐說,國中階段的小孩很需要同儕,但她兒子沒有朋友。記得有次上體育課,同學們開心玩飛盤,和兒子同一組的同學把飛盤丟在地上,冷冷地說,「你自己撿吧!」

 

不願意上學 還出現幻聽

 

久而久之,孩子不願意上學,還出現幻聽症狀。劉小姐四處到廟宇求神問卜、請教靈媒有無解決方法,最後求助精神科醫生,經過治療與輔導,幻聽症狀才逐漸改善。

 

終於,兒子國中畢業,她也鬆了一口氣。她說,如果時間可以重來,絕不會拚命擠明星學校,「或許這一切都不會再發生,小孩的國中生活也不會如此悲慘」。

有家長痛心小孩遭霸凌,卻也有家長因為小孩在學校「玩過頭」,傷害其他同學,必須到學校道歉。

公務員于小姐的兒子個性害羞,她原本還擔心兒子上國中會被同學欺負,沒想到卻是他欺負別人。

于小姐說,兒子班上有一位自閉症小孩,經常被同學欺負,有一次在打鬧中,兒子隨手抓了一把泥土,朝對方丟擲,拉扯間還把對方制服的鈕釦扯掉,讓這名同學當場嚎啕大哭。

于小姐事後得知氣炸了,除了責備兒子,還親自向對方家長鞠躬道歉。雙方後來雖然和解,但在于小姐和小孩心裡都產生陰影。于小姐也告誡兒子:「在學校最好乖一點,我不想再到學校道歉!」


聯合晚報╱邱瓊平】

「我兒子在學校被同學恐嚇,該如何處理?」「老師居然覺得問題不嚴重,太過分了。」兒福聯盟平均每周會接到一通家長的求助電話,兒盟建議家長,孩子遭霸凌,再憤怒都要先把情緒放下,理性解決,否則情況只會愈來愈糟糕。

兒盟研究發展處副組長邱靖惠表示,會選擇求助的家長,都有很深的挫折感。有家長就反映,孩子在學校被欺負,但老師認為只是同學開玩笑、玩耍;家長轉向訓導處、校長室申訴,得到的答案卻是:「尊重老師的班級經營。」

有些家長不希望孩子被貼標籤,投訴時不願透露姓名;更擔心老師不處理霸凌,還讓學生遭二度傷害。曾有家長積極介入處理,老師卻認為家長故意找碴,在上課點名時意有所指地說:「XXX,我不敢要求你,不然你媽又跑來學校…」

邱靖惠說,被霸凌的小孩通常沒有要好的朋友,加上個性溫和,易成為同學欺負、嘲弄的對象。她建議家長要和老師合作,發掘小孩的優點,改善小孩和同學間的同儕關係。

她舉例,曾有一名皮膚黝黑、身材矮小的原住民學生,長期遭同學取笑。一次學校運動會,老師安排這位學生擔任大隊接力最後一棒,後來班上得到第一名,他突然成為全班偶像。

還有一個案例,一名轉學生剛到校時飽受同學欺負,家長轉告老師後,老師找來五名學生組成天使小隊保護這名新同學,其中兩名正是帶頭霸凌的學生。在老師賦予新「任務」後,最後雙方還變好朋友。

邱靖惠說,霸凌事件發生後,受害和加害學生家長,往往因為在氣頭上,鬧得很不愉快。她建議,與其針鋒相對,不如建立合作關係試著做朋友、增進彼此了解,情況往往會獲得改善。

 

 

mimimomoma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